翻牆、大戰毒蠍 熟女媽媽溫芳玲勇闖南非親近狐獴

點評:看來Lisa 真的從狐獴身上學到勇氣,為了「動物教我的事」而踏上旅程,再艱辛也不怕。

記者林育綾/專題報導

一群身高不到30公分的小傢伙,救贖了一名遇上人生低潮的單親媽媽溫芳玲(Lisa)。Lisa 在事業上是個女強人,喜歡野生動物,原本只對獅子狂熱,直到有天無意間在網路上點進一段影片,看見狐獴哥哥冒著生命危險拯救弟妹,從此愛上這神奇的小生命。Lisa 甚至為此勇闖南非協助研究狐獴計劃,每天忍受從0度到40幾度的日夜溫差,隨時還可能被毒蠍或毒蛇咬死,但她說:「如果凡事懼怕,人生什麼事情都不用做了!」


▲大狐獴可能是幼小狐獴的舅舅、哥哥或姐姐,會無條件照顧牠們,不離不棄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今年43歲的溫芳玲曾經是個業績破億的廣告代理商,然而在2006年突然家庭、事業都遇到困境,還得過腦瘤開刀住院。無意間從網路上認識了「狐獴」這可愛的小動物,緊接往後幾年,動物星球頻道開始拍攝並播出《狐獴大宅門》紀錄片,成了她最愛看的節目。該製作團隊跟著劍橋大學在南非成立的研究組織「喀拉哈里狐獴計劃(The Kalahari Meerkat Project,簡稱KMP)」,深入北開普敦的喀拉哈里沙漠狐獴保護區貼身拍攝,很快紅遍全球,拍了好幾季。這些小傢伙也陪伴並撫慰了Lisa 最低潮的時期,讓她對人生有新的體悟。

她說:「在狐獴身上,看到人類漸漸失落的『家庭核心價值』,還有無私付出的愛。」牠們具有濃厚的家庭觀念,而且非常團結,每天每個成員都會分工合作、各司其職。有的站衛兵防範天敵;有的在家留守當保母照顧幼小,即使多天沒飯吃也不離不棄。有的負責外出打獵覓食,而找到10次晚餐當中,有8次是要餵給狐獴寶寶或弟妹。狐獴甚至謹守一夫一妻制,簡直比人還具有「人性」。

▼狐獴家庭觀念濃厚,也是全世界最愛抱抱的動物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
● 簽下「生死同意書」?為狐獴踏上艱辛旅程

Lisa 在網路上加入許多論壇,結識來自世界各地的狐獴同好粉絲,進而得知KMP有對外徵招研究員,然而申請資格必須在28歲以下,還要有相關學經歷。Lisa 非常希望能親自接觸狐獴,親眼看一看這些陪她度過低潮的小生命,因此連續2年毛遂自薦,然而因年齡等各項資格不符,始終遭拒。

但就在第3年,該團隊敵不過她的毅力,特別開放一個友善探訪計畫「Friends visit 」,只讓少數人進入,一起協助研究計畫進行。Lisa 認為這是神的安排,因此在2011年4月勇敢踏上了這一段艱辛又風塵僕僕的旅途,行前還要簽署一張同意書,包括遇到車禍、毒蛇毒蠍咬傷等意外後,24小時內可能到不了醫院,說是「生死同意書」也不為過。


▲溫芳玲全副武裝蹲在原地拍攝動也不動,有狐獴把她當成「石頭」跑到頂頭上站哨,讓同行的志工看了大笑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Lisa 是第一個,也是目前唯一一個進入喀拉哈里沙漠研究狐獴的東方人。到達後她才明白,為什麼KMP必須要求相關背景,因為有太多沒見過的奇怪爬蟲類,有毒、無毒都不懂分辨,隨時可能被咬死。而且當地的地理環境險峻,三不五時需要翻過高牆、鐵網,對於身為嬌小亞洲人的她十分困難,卻眼睜睜看到來自英國的志工輕鬆翻過去。還好,Lisa 遇到好心的志工,願意把頭頸肩借她當「樓梯」踩,協助完成翻牆任務。

而且喀拉哈里沙漠日夜溫差大,深夜與清晨可能只有零下幾度,到了中午竟飆到40幾度!Lisa跟其他志工每天凌晨5點起床,6點出發到狐獴洞穴等待,衣服從七八件裹得緊緊,大中午又脫到剩下兩件,她還背著沉重的單眼相機、鏡頭等器具,全程記錄。每個朋友都會問:「妳體力很好嗎?」Lisa說:「不,我在台灣完全不運動,只是宅女。而且因為得過腦瘤,雖然實際年齡43歲,但醫生說身體年齡已經有50幾歲。」所以她認為,「我都能辦到,一定很多人也可以,只是有沒有勇氣。」


▲沙漠環境險峻,但這些不到30公分高的小生命能夠各司其職求生存,有的當保母、有的站哨防範禽鳥天敵,讓溫芳玲感到十分神奇,也不自覺被牠們吸引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▲研究員會在狐獴家族的領隊戴上頸圈追蹤器,就能知道該家族的下落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▼每天幫狐獴量體重,也是志工的研究工作之一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● 狐獴家族大小成員 依依不捨替她送行

據悉,KMP 的研究人員有薪水,但非常微薄,每個月才100元美金(約新台幣3000元),連吃飯都不夠用。所以Lisa 很佩服這些有偉大情操的志工,也敬佩他們的父母,因為他們不是用金錢在衡量人生的意義。「要是在台灣,你唸到劍橋大學或研究所畢業,父母絕對不肯讓你做這份工作!」還說:「如果我女兒長大要做類似的事情,我絕對雙手贊成。父母沒有權利關閉孩子的人生道路,我唯一能做的只有替她禱告。」

然而像Lisa這樣的「Friends visit 」,當然是連微薄的薪水都沒得領,從機票到吃住所有開銷都必須自掏腰包,16天花費約3000歐元(約新台幣11萬元)。住宿的地方也非常簡陋,還曾經在半夜與毒蠍子上演一場「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!」的生死大戰。

但Lisa 已經為狐獴瘋狂,這些辛苦和危險都無法澆熄她的熱忱,所以2012年又去了兩趟南非,繼續探訪和協助研究20幾個狐獴家族。其中一個狐獴家族「鬍鬚幫」,甚至已經把她當成自己的家人,跑到她身上留下氣味作記號,讓同行的志工都很羨慕。等到Lisa要離開的那一天,鬍鬚幫大大小小一行狐獴還會替她送行,直到園區入口才依依不捨目送離開。

▼溫芳玲手繪狐獴,也把從牠們身上得到的勇氣和愛,與少年觀護所的孩子分享。(圖/溫芳玲攝影)

※溫芳玲(Lisa) 替狐獴建立的粉絲團:I Love Meerkat 我愛狐獴

● 關於喀拉哈里沙漠狐獴研究計劃 (The Kalahari Meerkat Project)
網站:http://www.kalahari-meerkats.com
地理位置:南飛北開普敦庫魯曼河自然保護區(Kuruman River Reserve)

檢視較大的地圖

分享給朋友:

新冠確診男出院!剩50公尺到家  倒地死在鄰居家門前

推薦行程

讀者迴響

熱門行程搶購 Take a trip.

旅遊 熱門新聞

武陵農場出現超罕見野生動物

撐不下去!油庫口蚵仔麵線結束營業

端午連假首日!烏來、平溪空盪盪

長榮航空預告:美加線各艙等陸續調漲

萬波、CoCo楊枝甘露回來了!

台日友好!六福村犀牛搭機到日本了

關島將開放外國旅客到島上打疫苗

業者:6月底將現赴美打疫苗高峰

40年北平稻香村餐廳熄燈

南港五星飯烤鴨外帶享68折

熱門行程

Facebook 上等你來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