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琛/來談談大樓管理員

2015年09月20日 12:25

▲每個社區都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機制,重點是要怎麼樣才能呈現最多住戶的想法及落實與尊重少數,才能讓住戶們真正安心。(圖/達志/示意圖)

郭琛/大樓管理員(旅德台商)

我台灣老家是住在23戶的公寓大樓裡,早些年來,住戶們只知按期繳納大樓管理費給管理員,若敢抱怨管理員服務不好時,就遭來大樓管理員的恐嚇與施暴。老管理員死後有其兒子接任,誰也無法反對,因為當時規定管理員非由23戶住戶直接選出,而是由前任管理員指定下一任管理員的遮人耳目制度。

幾年後,兒子積勞過度亦死了,死前指定的新管理員竟大慈大悲,同意從他開始,由全體23戶住戶直接選出。從此大樓的住戶七嘴八舌亂說一陣子,但亦體會到他們住戶才是大樓真正的主人。一旦當管理員做不好時,住戶就可以指責了,甚至後來因此換了兩次管理員。

台灣老家的對街是一個大社區,蓋有30幾棟的大樓,共住了140多戶的家庭。其社區採中央管理委員會制,各大樓任何事情都得由中央委員會決定,委員會成員都由遮人耳目的制度決定,各大樓住戶完全無法參與決定。幾十年來一旦有住戶稍作抱怨,必立刻被暴力恐嚇,據說中央管理委員會做惡時,向來決不手軟,知道鬧出了許多人命,但每年還是有住戶代表,例行感謝中央管理委員會的英明。

最近有棟大樓的某些住戶開始要求,想直接選出該大樓的管理委員,不要再由中央委員會指派。結果這些鬧事的年輕人被大樓管理員照例施暴,而社區的中央管理委員會立刻發出一張公告,強烈警告不論管理委員會做得好不好,統一繳費是社區每個住戶應盡的責任。

可笑的是,這惡名昭彰的中央管理委員會,竟然把這公告也張貼到老家大樓的布告欄來,並要求大樓亦由中央管理委員來管理。結果大樓的住戶,除了一戶剛由該社區搬來的住戶外,都簽上了「呵呵」兩字作為回應。

▼大樓儘管再豪華,沒有良善的管理機制,仍然會讓裡面的住戶劍拔奴張,叫苦連天,充滿怨氣。(圖/達志/示意圖)

學習之路

居住在老家大樓的居民,常因不同的意見而爭執不下。所幸如今住戶已有民主觀念,有爭執不下的都可以透過投票來解決,即是少數人的聲音亦可以被聽到並尊重,大多數人的想法終可以被實現。

日前大樓的居民尚有些不滿意的地方是,外部聘用人員多年來習慣聽命於大樓管理員,仍以為管理員即是付錢的老闆,常依管理員之私意來代替大樓管理規則。許多居民多次抗議都無效,大多數居民的結論是若能再輪替個10次以上,就能讓每一檢調官員、法官、事務官、教師,了解到他們不是為任何政黨服務的黨官,是在為人民服務的國家公務員…,對不起講偏了,我意思是大樓再換個管理員10次以上,就能讓每一外部聘用人員知道,付他們薪水的老板是大樓的居民了,不是管理員。

我自1988年就搬來德國住,中間有一年回台灣住,在近30年期間德國公寓大樓的管理員換了無數次,大樓的管理也沒有更換而有任何的動盪停擺,反而服務品質一次比一次更好。所以對於大樓管理品質的提升,我不只是相信而且看到,更換管理員會比對管理員抱怨還有效。

●作者郭琛,居住在德國,前德國台灣商會聯合會總會長,目前為旅德台商。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。88論壇歡迎網友參與,投稿請寄editor88@ettoday.net

★圖片為版權照片,由達志影像供《ET新聞雲》專用,任何網站、報刊、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,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!

推薦行程

讀者迴響

熱門行程

最新新聞更多

Facebook 上等你來找